当前位置:首页 >  烹饪冲调 >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

发布时间:2020-04-04 16:39编辑:小狐阅读: 574次 手机阅读

近清明,要吃青团。这会儿艾草青青,正是嫩绿多汁的好时候,采来做青团。

趁春光好,和母亲一起做青团。一只只青团,齐齐码在蒸锅上,揭开锅子时,袅袅的白汽,吃一口甜糯生津。

从前日子的温暖,都在这里头呢。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1)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2)

-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3)

青团

文 简儿

楝树下的英子发我:艾草是时候了,可以择日做青团了。过了两日,又发来一条:今日摘艾做青团。并附上图:一个穿烟灰色麻布裙的女子,拎着一只小竹篮,手腕上戴了银手镯,神情恬淡可喜—已经不年轻了,可是看起来依旧很美。一个终日与草木相伴的女子,无论何时都是美的吧?

远处,一大片金灿灿、闹哄哄的油菜花—春天的田野,美好得像一首诗。虽只是几张发过来的图,教我的这一颗心哪,早已跑到了田野上,陶醉在暖融融的春光里了。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4)

小时候,每年清明,母亲都会去田野上采艾草,做青团。房前屋后,多的是艾草,一簇簇,一丛丛,闻之有一股清冽的香气。妇人们三三两两,挽着小竹篮,结伴摘艾草,一边摘,一边吃吃地笑。也不知有什么好笑之事,她们轻轻掩着嘴,更有甚者,笑得前俯后仰,蹲下身去—不过二十年光阴过去,那些妇人已经变成老妪,仍旧每年春天去摘艾草。

这些老妪,每次出门,都要在头上系一块花头巾—米白、湖蓝,盛开着一朵牡丹花,这是浙北一带妇人独有的装束,用来挡风遮尘,也用来拭汗。每年春天,一群去栖真寺烧香的老太太,浩浩荡荡地走在乡村的小路上,鲜艳的花头巾一闪一闪。

摘来的艾草,去掉梗,只余下叶子,揉出碧绿的汁水,和在糯米粉里。糯米粉是个好东西,可以做很多食物。掺了艾草汁,做成青团;掺了南瓜泥,则可以做南瓜粑粑。这些故乡的食物,每次想起,唇齿生津。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5)

艾草

我家有三亩田,多种粳米,只有一个小方块,用来种糯米。每年收一两麻袋谷子,足够做青团、南瓜粑粑吃。哪天我们嘴巴馋了,母亲就拎一淘箩糯米,去河阶上淘洗干净,沥干水,晾在竹匾里。去轧粉厂轧粉。轧粉厂在栖真寺对面,那个轧粉的机器,上面有一个大漏斗,米倒进去,轰隆隆一声巨响,顿时,白花花的糯米粉就出来了。

那个轧粉的人,穿了一件黑袍子,头上蒙了一块白布,只露出两个黑洞洞的眼睛。糯米粉落在他身上,像覆了一场雪。那个轧粉的人,终日很忙碌,附近村子里的人都过来轧粉,儿子结婚,小孩子满月,上大学,都要做几屉糕点,挨家挨户送一份。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6)

不知何时,轧粉厂关闭了。我的故乡,田园荒芜,稻田已经不种水稻了,承包给了种水果的大户,昔日绿毡子一样的稻田,织锦一样铺陈到天边的油菜花田,忽然消逝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白色的塑料棚。有时候,伫立在那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地上,我感觉自己犹如一个异乡客。

那天对母亲说,要不做一次青团吧?母亲说,糯米粉呢?我说,去上买呀。果然,上一搜,水磨糯米粉,哗啦啦跳出一大堆。买回来,母亲比我还兴奋,系上围裙,捋起袖子就忙活起来了。母亲一边哼着歌,一边揉粉。女儿也嚷嚷着要帮外婆捏青团。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7)

母亲做的青团是豆沙馅的。母亲把红豆浸泡在木盆里,再放到锅子里,煮至酥烂,用一块纱布裹起来,绞出豆沙,再拌上糖。这种手工制作的豆沙,比料理机打出来的豆沙,口感上更细腻香滑。

母亲笑着对女儿说:从前做青团哪,妈总是伸出两只小泥手,专门跟外婆捣乱。女儿悄悄地说:外婆,我妈小时候很皮吧?是啊,比你皮多了。女儿说:我看也是。我说:臭丫头,再损,看我不一口盐汽水喷死你。

母亲比我还兴奋,可以择日做青团了(图8)

这样其乐融融的下午,祖孙三人,在厨房里笑语喧哗。一只只青团,齐齐码在蒸锅上,揭开锅子时,袅袅的白汽里,三十年的光阴飞快地掠过去。母亲的黑发上染了白霜。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青团

青团,又叫艾团,是一种用草头汁做成的绿色糕团,蒸熟出笼时用毛刷将熟菜油均匀地刷在团子的表面,所以青团碧青油绿,糯韧绵软,甘甜细腻,清香爽口,从色彩到口感都有着春天的气味,是清明与寒食节时南方民间的一道传统点心。吃青团主要是流行于江浙一带的清明节节日食品。用青艾的汁与糯米粉一起调和,将豆沙馅、芝麻馅等馅料包入,做成一个个如小孩子拳头大小的绿色的团子。

标签:
  •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烹饪冲调本月排行

烹饪冲调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