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街串巷 >  怀念散啤!

怀念散啤!

发布时间:2020-08-10 09:43编辑:小狐阅读: 980次 手机阅读

天气越来越热了,这干热加桑拿的天气让人感到身心疲惫,每到这时一瓶冰镇过的啤酒下肚,既能解暑,又能解馋,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怀念散啤!(图1)

现在,市场里出售的啤酒的种类繁多,各地的,甚至是各国的都有,还有黑的、黄的、白的,果味的等各种口味供我们选择,但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当年在北京市场里出售的散啤。

记得在我年岁尚小的时候,爸爸偶尔喝杯散啤,会用筷子蘸上几点让我尝尝,但那时因为年纪小,那啤酒并不符合我的口味,当年我们把喝啤酒称为喝马尿。

再大一点,开始能为妈妈打酱油后不久,便开始担负起为爸爸打散装啤酒的重任。

怀念散啤!(图2)

那时,在我们家附近一共有四家小饭馆出售散装啤酒,啤酒的价格也不贵,一升只卖4角钱。于是,盛夏之时,劳累一天的爸爸下班回家想喝点啤酒时,便会给我些钱,让我到小饭馆去给他老人家打散装啤酒。开始时,那散装啤酒并不难打,在饭馆去打啤酒时也不需要打菜,于是,每每我便会端上家里的一只搪瓷凉水壶去离家相对比较近的一家名为“食堂”的饭馆去打酒,那把凉水壶正好能容下一升散啤。这种相对比较宽松的日子大概一直维持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样子。

怀念散啤!(图3)

后来,到饭馆去打散装啤酒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原来不需要排队便能打到啤酒的情景已不多见,饭馆里渐渐开始排起了长队,物以稀为贵,于是,饭馆的老板便打起了那散装啤酒的主意,再打啤酒时必须买饭馆的一个炒菜才可以,单独打啤酒他们便不再卖给你。于是,我再去给爸爸打啤酒时,除了带上那凉水壶之外,还要带上一个铝制的饭盒,除了打啤酒,还要买一个价格最便宜的诸如清炒柿子椒之类的炒菜。

怀念散啤!(图4)

到了七十年代的中后期,尽管这时的散啤的价格已经飙升至5角6分钱一升,但由于需求越来越大,排队买酒的越来越多,专门去一家饭馆打酒有时候便会买不到散装啤酒,于是我便会在附加的那四家出售散装啤酒的小饭馆之间穿梭,看看哪儿能够买上啤酒。因为买啤酒越来越有难度,常常需要排挺长时间的队,于是,我打啤酒的工具也换成了一把五磅的暖水壶,为了多买一些,排队才值得。

一把五磅的热水壶一般装不下两升散装啤酒,在打啤酒时,饭馆的堂倌只能给我那热水壶注入一点七升左右的散装啤酒,而那装啤酒的量杯里大约还能剩下个0.3升左右的啤酒,由于拿不走,我便会在那儿端着量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在提着热水壶往家走。就这样一来二去我便慢慢的喜欢上了喝啤酒。

怀念散啤!(图5)

当年北京卖散装啤酒使用的是一种玻璃量杯,大杯可以盛一升,小杯盛半升,个别的饭馆也有使用海碗的。到了七十年代的中后期那玻璃量杯开始被塑料量杯所取代,而且那塑料量杯的容积又增添了一种能够盛2升的大杯。至于说那散装啤酒何时从京城消失的?我还真说不准,但我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前期还喝过这种散装啤酒,而且直到今天都没有忘记它的味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啤酒

啤(pí)酒是人类最古老的酒精饮料,是水和茶之后世界上消耗量排名第三的饮料。啤酒于二十世纪初传入中国,属外来酒种。啤酒是根据英语Beer译成中文“啤”,称其为“啤酒”,沿用至今。啤酒以大麦芽、酒花、水为主要原料,经酵母发酵作用酿制而成的饱含二氧化碳的低酒精度酒。现在国际上的啤酒大部分均添加辅助原料。有的国家规定辅助原料的用量总计不超过麦芽用量的50%。在德国,除出口啤酒外,德国国内销售啤酒一概不使用辅助原料。在2009年,亚洲的啤酒产量约5867万千升,首次超越欧洲,成为全球最大的啤酒生产地。

标签:
  • 网友评论

走街串巷本月排行

走街串巷精选